「写作之难」

看到一句话:「史蒂芬·平克说:写作之难,在于把网状的思考,用树状的语法结构,转换成线性字符串。(The Web, the Tree, and the String.)」

尝试探究了一下这个中文说法的产生过程:

  • Steven Pinker: Writing and Style》(Time,2014–10–08),Just below the surface of these inchoate intuitions, I believe, is a tacit awareness that the writer’s goal is to encode a web of ideas into a string of words using a tree of phrases. Aspiring wordsmiths would do well to cultivate this awareness.”《The Sense of Style》(2014–09,Penguin Books)
  • 《寫作風格的意識》(2016–03,商周),句法是一種程式:它使用詞組的一種樹狀組合,把一個網絡的思想轉化為一列詞語。當感知者聽到或看到這列詞語,便會倒過來操作,把它們嵌進一個樹狀組合,把相關概念的連結還原過來。
  • 如何建立个人知识体系、思维构架》,(王烁,2016–10–29),斯蒂芬·平克说,写作之难,在于把网状思考,用树状结构,体现在线性展开的语句里。我觉得这句话说尽写作之难。正因如此,写作最难的就是开始写作本身,因为人们太过畏难。我的建议,就是第一要先写起来,第二要尽可能多写。
  • 卡片创作法之纳博科夫》(陈素封,2016–11–20),史蒂芬·平克(Steven Pinker)在《写作风格的意识》中写道:「写作是将网状的思想,通过树状的句法,组织为线状展开的文字。」大师与大师相遇,得出的结论惊人一致。
  • 《这样读书就够了》(赵周,2017–12,中信),史蒂芬·平克说:“写作之难,在于把网状思考用树状结构体现在线性展开的语句里。”
  • 《风格感觉》(2018–05,机械),我相信,在这些模糊不清的直觉之下,存在着一种心照不宣的认识:作者的目标是用短语树将思维网编码为词语串。有抱负的文字工匠会不断培养这种认识。

结论:主体应该是从商周出版的《写作风格的意识》来的,而「写作之难」则是王烁加上的。


看上去很有道理的话──只要把道理拿过来就好了吗?

我觉得不是。

说这个话的人,究竟想要表达的是什么,这需要结合上下文来看──单独摘出来,相当于是改变了上下文,也就改变了原意,这是一种「曲解」。

「把 TA 说的话,加上我的理解再替他说出来」──这里的「理解」,是无意的、有意的、善意的、恶意的──对此要有辨别。

从另一个角度看,改变了上下文,也会产生新的意义。

如何合理表达,就是另一个问题了。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